字体大小:- +

领略淮河情,抒写治淮篇

-----淮委入职培训感想

设计处 张钧堂

“导淮自桐柏,东会于泗、沂,东入于海,淮河绵延千里,纳千河百川,地跨五省,滋养了沿淮两岸无数生灵,孕育了淮河大地璀璨文明。

淮河情

商朝的甲骨文记载了最早的“淮”字,从大禹导淮到如今的雄壮淮河,淮河历经四千多年,悠悠东去,生生不息,流淌着的华夏文明。

“秋风淮水白苍茫,中有英雄泪几行”。谈及淮河的英雄,不得不提及大禹。大禹治水,耳熟能详。他兴水利,除水害,三过家门而不入。他艰苦奋斗,与民同苦,科学治水,安澜九州。蚌埠市的禹会村遗址,更加表明大禹与淮河流域息息相关。

继禹治水之后,涌现了大量治淮名人。建立安丰塘的孙叔敖,提出黄、淮、运的治理方略的潘季驯,分黄导淮的杨一魁,引进测绘技术治理淮河的张謇,编制《导淮工程计划》的李仪祉,新中国治淮的领军人物曾山、汪胡桢。正是他们的智慧和奋斗,才使得淮河真正成为母亲河,孕育生命。

楚山淮水,钟灵毓秀。既有源远流长的淮源文化,也可体验“七十二水归正阳”波澜壮阔,又可观赏淮河三峡的湍急秀丽。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于淮北则为枳。淮河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,以淮为界,地分南北。淮河流域南北文化的碰撞融合,造就了淮河独特的文化风格。

治淮篇

曾经的淮河也享有“走千走万,不如淮河两岸”的美誉,可黄河的多次夺淮,使得淮河水患频发,民不聊生。

“一定要把淮河修好”伟大号召,掀起了新中国治淮的高潮,一座座大坝、水闸、防洪大堤拔地而起,揭开了治淮新篇章。

南湾水库,建国后首批兴建的大型治淮骨干工程,保护着信阳市30万人民生命财产和65万亩农田以及京广铁路、京珠高速公路、京九光缆等国家重要基础设施。

千里淮河第一闸的王家坝闸,直接受国家防总的指挥调度,决定了淮河中下游的安全,是淮河防汛抗洪的重中之重。王家坝闸也被誉为淮河防汛的“晴雨表”,是淮河灾情的“风向标”。

临淮岗洪水控制工程结束了淮河中游无防洪控制性工程的历史,提高了淮河中游正阳关以下主要防洪保护区的防洪标准,确保淮北大堤和沿淮重要工矿、城市的安全。

历史上的淮水是一条独流入海的河流,自南宋黄河夺淮以来,入海出路渐失。淮安入海水道的建立,开辟了淮河新的入海通,是从根本上治理淮河洪水隐患的一项重大战略决策,结束了淮河800多年来

无独立排水入海通道的历史,预示着淮河流域“蓄泄兼筹”防洪体系的初步形成。

这一座座水利工程,就是淮河上的一道道生命屏障,就是治淮人的一座座丰碑。无数的治淮先辈,为安澜淮河,呕心沥血,穷极一生。

 

今淮河

走在今日的淮河,河面波光粼粼,不时有几只白色的水鸟从河面掠过。满载货物的轮船,轰鸣着驶向远方,打破了河面的宁静。今日的淮河,又恢复如初,生机勃发,继续哺育的淮河大地的生命。

作为新一代的治淮工作者,任重而道远,继续发扬老一辈治淮人的精神,开拓创新,为安澜淮河贡献力量。

身为一名设计人员,我会加倍努力,努力提高业务能力,希望某一天淮河上可以矗立一座自己参与设计的治淮工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