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:- +

让理想启航

-----入委培训心路历程

建筑与景观设计院 李吉浓

“做人没有梦想,那就和咸鱼有什么区别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9月5日,阴。

“到了到了,大家快下车了。”

伴随着带队何科长的话语,10个小时路途中的疲乏一扫而空,精神为之一振,我们来到了淮源。

古朴的建筑,幽静的寺庙,园内苍松劲柏,花鸟辉映成趣。不久我们便来到了正殿禹王殿。虽然工作人员的讲解生动有趣,但我还是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住了,愣神了许久。虽然不乏历代名人及统治者的歌功颂德,但眼前的寺庙只能用冷清二字形容,香火断绝了许久,地上的蒲团积了不少灰尘,大禹的雕像竖立寺庙中央,遥望着对面的太白顶。爬过不少名山大川,也拜过不少说不上名字的佛,只记得香客络绎不绝,香火不断;人们怀揣着各种诉求鞠躬投钱,又许下各种愿望下跪祈祷。“大概治水从来就是如此孤独而崇高的事业吧。”当时心里的念头一闪而过,回头望了望山雾缭绕的太白顶,有朝一日,登上太白顶,向下看这座园林,又是怎样一副景象?

9月6日,阴转晴。

参观了出山电水库的工程后,我们一行来到了南湾水库。

南湾湖经过半个世纪的建设现在成为了一个景区,风景美不胜收。很难想象这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水利工程,着实把工程和生态有机的结合在了一起。作为一个学电气专业的工程设计人员,临行之前总觉得这些闸门水库有什么好看的,跟我又没多大关系。事实证明我错得离谱。观看南湾水库的资料片时,一句话深深的打动了我:“水库的发电装置源源不断的为信阳市输送着动力和光明。”第一次我觉得我的工作是如此的重要,用个不恰当的比喻,仿佛就是盗火的普罗米修斯,顿时觉得自信心爆棚。

南湾湖的鱼很好吃。

下午我们来到了王家坝闸,站在李克强总理站过的位置,看着洪水水位的警戒线,想着下游群众的安危,不由的感受到了身上所担负起的那份重担和责任。

9月7日,晴。

大清早的出发,赶去参观亚洲第一的临淮岗洪水控制工程。

路上不由的想到培训首日领导们给我们介绍淮河的情况,淮河的历史。从大禹治水、黄河夺淮到新中国的治理,都体现着人类的发展史,也就是人类和自然灾害抗争、争取生存空间的历史。看着全长78公里的工程,人定胜天原来不只是说说而已,生产力的发展,加上一代又一代人付出勤劳与汗水,洪水并不可怕。

“你体会过绝望嘛?”

下午的拓展训练迎来的高潮和结局,手无寸铁面对着一块4米高的铁板,教官要求我们想办法翻过去,内心是绝望的。

然而在大家的互相扶持之下,全体人员都翻阅了这块铜墙铁壁。切实的感受到了团结的力量,合作的重要性。

9月8日至9日,晴。

严重的水土不服,腹泻,没能参观周总理的纪念馆和淮安的入海水道工程,内心留下了不小的遗憾。我想我今后一定会再来的。

回顾自己二十六年的人生历程,感慨颇多。从一出生,我就与淮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家门前的路,叫治淮路,住在淮河河道管理局的小区里,外公以前的工作单位叫疏浚处,参加过眉山水库、佛子岭水库的修建。前些天入职公司,听姨妈津津乐道当年的外公的治淮历程。我想“治淮”是一种精神,有一种精神就叫“治淮”,并不需要太多的解释,我想我会把这种精神传承下去。

最后吧,还是那句话,“一定要把淮河修好。

二〇一七年九月十六日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