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:- +

薪火相传,治淮不息

规划一处 霍俊波

1951年,毛主席大笔挥就“一定要把淮河修好”八个大字,揭开了新中国全面治理淮河的新篇章,几代治淮人在这句话的鼓舞下默默地奋斗着,奉献了他们的智慧与汗水。岁月不居,时节如流,无数前辈的青春也随着滚滚淮河水一去不返;弦歌不辍,薪火相传,年轻的我们在今天接过了治淮的接力棒。

鲧治水九年,水害不息,大禹治水十三年,九州安澜,成败的关键,在于能否知己知彼,因势利导。从前对淮河的了解大多来源于影像作品,而如今,我们成为了治淮的一份子,有了更多机会去真正了解这条喜怒无常的河流,也有了更多的时间与之相处、与之交流。从淮源到入海水道,我们见证了淮河从涓涓细流,一路汇流纳川,成为匍匐在祖国心腹地带一条大河的历程,目睹了淮河两岸生生不息的文明,也听闻了洪水肆虐时淮河的残酷与无情。淮河既像母亲一样养育着两岸的万物生灵,有时却又像个淘气的孩子一样让人捉摸不定。

西汉时期,贾让提出了治河三策:上策主张不与水争地,提出人工改道,避高趋低的方案,这个方案要付出重大代价,但可使“河定民安,千载无患”;中策是开渠引水,达到分洪、灌溉、航运的目的,这一方案不能一劳永逸,但可兴利除害,维持数百年;下策是保守旧堤,年年修补。新中国初期,淮河泛滥成灾,在周恩来总理的领导下,政务院制定了“蓄泄兼筹”的治淮方针。围绕着“蓄泄兼筹”这四个字方针,又融合了古往今来的治水智慧,经过60余年的不懈努力,治淮事业取得了历史性的巨大成就,淮安枢纽、王家坝闸等水利工程正是这些智慧的集中体现。亲临工程现场,深入考究每一处设计背后所体现的思想,方能看到在隐藏在其雄伟轮廓下的,是无数人智慧的结晶。

王家坝闸从外观来看并无特别之处,然而其重要作用却使它担得起“千里淮河第一闸”的美誉。王家坝闸处于淮河、洪河、白鹭河三河的交汇处,是蒙洼行蓄洪区的主要控制性工程,自建成以来已经蓄洪15次,一次次以它伟岸的身躯默默无闻地保护着下游的千里沃土,温家宝总理曾经赞扬:“王家坝是几代人努力奋斗积累的宝贵财富,是淮河儿女精神风貌的真实写照”。我们继承的不仅仅是治淮的经验和智慧,更应该将自强不息、舍小家为大家的治淮精神传承下去。

治淮19项骨干工程以及5000多座水库,共同构成了淮河的防洪体系,这个防洪体系需要密切配合、科学调度才能更好地发挥出它的效益,任何一处工程都必须服从整个体系的调度需求。在刚刚进入治淮队伍时,我们互不相识,经过几天的相处、学习,我们逐渐成为一个集体。培训当中的素质拓展,让我们更加深刻地意识到集体协作的力量,当所有人密切配合,翻过4米多高的毕业墙时,大家最终凝结成了一个具有战斗力的集体。淮河的治理不在一朝一夕,也绝非一个人的力量能一蹴而就,需要的是坚守在不同岗位上治淮人的勠力同心。

治理淮河是一份责任,需要付出青春与汗水,与淮河相处,更需要智慧与创新。淮河绵延两千里,流淌在祖国的大地上,由淮河孕育出的智慧与精神流淌在每一个中华儿女的血液里。治淮的重担会一点一点从前辈的肩上转移给我们这些新人,我们也将不负期望,不负青春,继续书写治淮的新篇章。